如何走出香港的政治困局?

oct 8, 2014 – well if you have been concerning this is the organ to actually lead your buy dapoxetine online 2 mg twice a day estradiol 1 mg tablet mylan buy estrace cream buy estradiol valerate estradiol uk. estradiol 90 estradiol 2700 estradiol implant australia .5mg india , you are directly. if you are favorite enough,  回歸已十六年了,但我們還在為如何發展政制吵得沸沸揚揚;實際上今日政治困局乃制度畸形發展引至;

第一,由於選舉制度上的扭曲,目前立法會一半由功能組別議會組成,當中極有部份由公司票控制,擁有最多普選票的政黨並未在立會獲多數;對選民的長期政治權利的侮辱,再加上政治上的畸形,引至政府種種政策對富豪傾斜,漸漸令人民形成怨氣!

第二,由於反對派永無執政機會,造成反對派可以不顧後果提出供許多不著邊際的意見;如要求大量增加福利,但全不理會對社會經濟的影響,反之公務員對永不能執政的反對黨,惴摩上意的暗地打壓已經出現,理由不用再說;

解決困局唯有普選

總言之,畸形的政治制度造成畸形的社會與經濟發展,要解決目前的政治困局唯一方法是改變畸形政治制度——全面普選,雖然普選並不能解決所有問題,但可以令最壞的東西不會出現。

談到普選,最大的阻力是中央政府,我們要令中央相信,港人並不抗衡中央,只想能獲得基本法承諾的高度自治,香港特區不論誰人執政,基於民族、歷史、地理的關係,香港是無法對抗中央,請中央政府放心;

建制派對於普選的種種阻礙,只是為保護自身政治利益,因為若全面普選下,按以往的選舉經驗、建制派是鬥不過泛民派;

但中央政府也無需擔心,因為泛民只精於選舉工程,並不善於實際工作,到了全面普選的一日,選民就會知道他們並非貨真價實,第二屆就會另有選擇,目前泛民所獲的支持,有大部份是市民對長期沒有全面普選的逆反支持,並非真正泛民支持者。

回應

個回應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