綑綁式銷售下小業主之困境

2014-08-12 成報 黃大仙區區議員 譚香文

在1995年筆者從英國回到香港,當年樓價沖天,連我這個專業人士也拚了一段日子才儲蓄到首期,購買了星河明居,發展商是有名發展商會德豐,原以為可以安居樂業,怎知竟是噩夢的開始。

樓盤落成後,會德豐在沒有招標情況下,就把管理權交與子公司夏利文管理公司,同樣在沒有招標情況下,把屋苑的工程顧問及會所顧問兩個重要職位,外判給相關公司出任,月薪竟分別達八萬五千元及五萬元,薪酬之高超越市價,單計兩位顧問年薪已達一百六十二萬元;會德豐更與政府定大廈公契,收百分之十酬金及行政費(每月五萬五千元), 會德豐利用上述操作在賣出樓宇後繼續獲益!再者工程顧問專責屋苑工程維修,更要為有關工程問題向業主提供專業意見,管理公司更要代表屋苑對外,隨時會與原發展商產生利益衝突,例如樓房出現漏水,究竟責任誰屬呢?但管業就是發展商關聯公司的人,變成自己人對自己人,你相信他能客觀公正嗎?

業主繳交管理費天經地義,如發展商擁有的單位只要未賣出,也應交管理費,但會德豐所擁有的未售出之單位,當年則遲遲沒有交管理費,欠款竟超過七百萬元,除了欠交管理費外,還欠交三個月之管理費按金及大廈基金,其相關公司荷里活廣場也欠交三個月管理費按金及大廈基金,直到業主委員會交涉才繳回欠款,這種容許發展商拖欠管理費與大廈基金的情況,不能不說是與管理公司與發展商關係密切有關,請想想一般業主可以這樣拖欠而管理處毫無行動嗎?

地產商的發展計劃盈利百億計,但竟在樓房賣出後,仍然利用不公平的條款謀取蠅頭少利,實在是為富不仁,也反映現時發展商對小業主的不公平,小業主購買了屋苑,但在綑綁式銷售下,被迫接受發展商安排的管理公司、高薪的管業顧問,被迫繳納極不合理的酬金及行政費。

幸好我們的委員會有較多專業人士,加上都關心自身利益,才可慢慢發現問題,但也耗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解決,相信這種問題不會是個別例子! 60 mg filmtabletten 3 stuck purchase discount medication! zoloft generic weight loss . official drugstore, cheap zoloft tablets. buy dapoxetine online india priligy dapoxetine en wirkungsdauer generika online bestellen dapoxetine ranbaxy dapoxetine lek 

回應

個回應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