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在票站外的…

1126

自從保良局張麥珍耆樂中心的票站,詭異地搬到斧山道真鐸學校後,我早已憂心如焚,中產階級、長者、輪椅人士,要他們走二十分鐘斜坡,他們會否望而卻步呢?

1126_2

1122的晚上,譚香文站在真鐸學校票站外,在偏僻的半山上,除票站的燈光外,根本就是黑暗之夜, 幸好黑夜裡不斷出現點點光明,一位又一位的選民不絕出現在遠方的路上,有年輕的、中年的,整個家庭的,一批接一批的走上來,展示出選民的熱情!

 

夜更深,目光所及,許多長者用拐杖扶助,帶著瘦弱的身子走上來,我不禁想起,政府把票站移到半山,就是要他們不來,但人們卻一個的跑出來,許多人在我身邊經過時,雖已喘著氣,但都親切的話:「譚香文,我是投票給你的」,對我來說,這話有如黑夜明燈,又有一位街坊,忘了帶身份証,弄得她要上上落落,原本以為她不會投票,但她還是來了,實在令人感動!

1126_3

自雨傘運動後,香港人已知道珍惜手中的權力,許多街坊都知道,把票站搬到半山就是想你怕「辛苦」不來,但我偏偏要來,雨開始下了,雨點中一批批選民沒有帶雨傘,冒著大雨還是上來,堅持行使手上的公民權。

 

雖然在431個民選議席中,龍星區只是一小區,但卻成為區選焦點,若論媒體出現率可說區選之冠,投票前譚香文被某傳媒集團兩份報刊連續「抹黑」一星期,再由《大公報》、《文匯報》評論跟進,連TVB東張西望都加入圍攻,一切都變成極不尋常,最後票站移上半山,不過選民還是出來,盡顯選民力量,投下神聖的一票!

回應

個回應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