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合法手段」影響選情

今屆區議會多個選區出現種票疑雲後,有政黨曾建議在提交新登記,或更改登記資料申請時,要求選民提供住址證明 ,但提議不被採納,所以種票在未來的日子仍然是輕易的,不過政府影響選舉「合法手段」還是有的。

在現時機制與媒體監察下,政府造票機會近於零,但重劃選區,改變投票站的位置等,卻可在「合法」的外衣下扭轉乾坤,由於區議會選舉票數接近,只要輕微改動便可改變結果,如利用選區劃界把某些人的長期服務區(票倉)剔走,或與新區域合一,沖淡原有選民基礎,這招專門對付一些長期根植社區,與選民關係密切,難以撼動的候選人,把你的選民剔除,問你點選?這種方式由來已久,並非今屆才有!

上屆區選翠屏選區,資深區議員林家強敗於建制的九龍社團聯會的馮美雲,自1994年的區議會選舉,到1999年翠屏選區分拆為翠屏北和翠屏南,林家強在1999、2003和2007年都成功在翠屏北選區連任 ,可謂深耕細作。

但選舉事務處卻在2011年改劃選區,把原屬林家強服務十多年的的翠桉樓、翠柏樓、翠樟樓、翠柳樓、翠梓樓和翠屏南的展亮技能發展中心的一帶劃入觀塘中心選區,其餘合併成為翠屏選區,令林家強留守翠屏選區,或轉戰觀塘中心選區,票源都消失了一半,結果在翠屏區,以2805票不敵得馮美雲的3067票失去議席。

另一位東區資深區議員杜本文,由1982年起已擔任區議員,區內勢力根深,上屆選管會把愛蝶灣劃入此區,令原有選民基礎沖淡,但杜本文仍能連任,但今屆選管會再次「出招」,再把杜本文的服務區,在東大街4座大廈的238名選民剔除,結果令他以114票負於對手,愛蝶灣業委會主席林其東。

此外改變投票站的位置,也是「絕招」一種,因每個票站選民投票整體意向資料是公開的,要降低某人的選票只要把他或她的「高支持率」票站移到一些偏遠區,或交通不便之處,如上上落落,左轉右轉,降低你的支持者投票欲,這招本人今屆深受其害,我的選區有兩個票站,一個的投票紀錄對手佔優,另一個則本人取勝,但今屆的安排是對手佔優票站維持不變,但我支持者高的票站則改動,由五分鐘腳程,改到步行三十分鐘,且有斜坡的地點,雖然本人獲勝但已險象橫生。

另外據悉種票手法已有進步,再不會使出一屋四姓等易被察覺模式,改成在同姓的地址插入一至兩個虛假選民,令外人難以發現,加上政府否決地址證明,更助長種票,面對政府有意/無意的重劃選區,改投票站位置等,泛民未來在選舉上岌岌可危,在任何一區都無必勝把握,隨著北京對港政策越吹強硬,建制搶佔議會,政府「不違法律下」協助,泛民在選舉上將更惡劣!

回應

個回應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