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從政者的隱憂!

泛民從政者的隱憂! 新東補選選舉完結一切回歸平靜,勝利者上朝就任,但敗者又如何?實際上每次選舉落敗者都幾倍於勝利者,他們在短暫的鎂光燈下再回平淡,但有誰會知道這些人往後的光景?

當年我由雙料議員到雙失,什麼也沒有了,從政的經歷也不能用作求職,外面許多人還是與我打哈哈,但不會真幫忙,這是許多從政者的寫照。

這是香港從政者獨特現象,理論上香港是沒有政黨的,政黨都是公司注冊的,法律上也沒有《政黨法》,政黨也不可能執政,議員永遠只能在野「建制派除外」,在議會上與議員針鋒相對的官員,到最後都是勝利者,記憶中在立法會的時候,林鄭乙娥不過是社會福利署署長,但今天已成為司長了,但議員最多還只是議員吧,如不是家業豐厚或專業人士,從政就只能業餘玩票,因不可能永遠贏下去,若然把人生的黃金時間放在從政上,一旦落選幾乎不可能從新起步,更因可能因結下積怨被打壓,過去的經歷反成障礙!

還有香港的政黨人數也少得可憐,最大的民建聯不過萬人,其餘泛民黨派更不足論,根本沒有足夠的財力人力培養與支援從政者(工商界除外),弄至業餘政客充斥議會,論政能力自然低落!

反觀與香港同種同文的台灣,政黨政治已非常成熟,早前台島觀摩總統選戰,知悉他們的各大政黨都有黨產投資,可以接受捐款,有黨部系統培訓成員,讓其成長,就算敗選也可捲土重來,不像香港一敗選幾乎即等於「玩完」,雖然兩地政治環境不同,但最少定立《政黨法》讓香港的政黨正常發展是第一步,1614743_2016-03-10_102113年了,香港的政黨還是公司注冊,說出來不是可笑嗎?

回應

個回應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