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我城學生 | 譚香文議員辦事處

哀我城學生

又多一宗學生自殺案,這已是自2015年9月至今第二十宗,自殺者年齡由十一歲至二十二歲,其中包括港大、中大、理大、樹仁的學生,證明並不局限某一層面,根本就是一個全港學生問題,過去的自殺案大多是健康、經濟、愛情等問題,無憂無慮的學生應該不涉及當中,但今日卻變成重災區。

 

今天香港競爭激烈,許多人孩提已開始被操練,有所謂贏在起跑線上,我曾在港鐵上目睹一名母親,給坐嬰兒車的孩童操英語會話,也見過學生背著重重書包,拿著厚厚筆記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溫習,早前的TSA問題已弄得「天下大亂」,就是層層操練下的結果。

 

還有香港的經濟已不斷向兩極傾斜,你若不是專業人士,或從事營商致富,幾乎注定要一生平淡,所有家長都盡力給兒女「特訓」,希望他們進名校,入大學,更要進一些有市場價值的科系,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成就,挨不過的人,往往變成悲劇主角!

 

我在英國讀書的時候,當地的中小學生功課很少,書本基本放在學校,很難見到英國的學生背著重重書包在街上走,平日課堂多是問題討論,課外遊戲,教導分析事物,並不需死背書,由於社會經濟多元化,大學選科也能按能力與興趣,並不需限於市場價值,可是在香港如有學生對父母說,我進大學讀藝術、音樂、歷史等,隨時會被罵無出息,在這樣的氛圍下,香港學生的壓力又怎會減輕呢?若根本問題不解決,政府開多少個緊急會議,增聘多少個社工也是於事無補! 14789_2016-03-11_142850

回應

個回應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