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磨萬擊還堅勁?

《線報》

專訪「民主女神」譚香文

日期: 2016年07月11日

 

昨日(7月10日)起, 有意競逐立法會議席的政治人物和政黨, 都紛紛舉行「誓師大會」。 讀者還記得譚香文嗎? 在選舉戰場上, 她屢敗屢戰, 最近一次連任黃大仙區議會議席, 更歷經她所稱的「前所未見的抹黑、 最高峰更要勞動TVB以整個半小時的節目全面追蹤」。 最後, 她仍以數百票之差嬴了她眼中的「西環契仔」林作。 當晚宣布結果後, 編者對她的政治「堅韌度」產生興趣, 希望發掘一些她鮮為大眾或主流傳媒所知的大事小事。

 

 

 

譚香文勝林作: 多得TVB?

 

專訪中, 譚香文不出所料地承認, 正在積極考慮出選九龍東。 認識譚香文的人都知道, 她得益於2003年的大規模「七一」遊行, 於 2003-2004 年成了「雙料議員」, 囊括區議會和立法會議席。 不過她在2005年對當時的「政改方案」投下反對票; 自此以後, 她的老對手、 時任會計師公會主席、 現任發展局局長的陳茂波就對她「封殺」, 包括不替她將宣傳單張寄到會計師手上。 根據譚香文所說, 只有會計師公會才擁有全部註冊會計師的聯絡資料。

譚香文將她這一政改反對票, 視為其後在區議會和立法會雙雙落敗、 成為「雙失中年」的關鍵。 雖然如此, 她表示自己仍對社區不離不棄; 後來雖然未能重返立法會, 但自2011年起, 還是重奪了區議會席位, 去年亦連任。

譚香文的從政之路確實波折重重。 去年區議會選舉, 她的對手林作被指獲得「中聯辦在背後支持」; 投票舉行前十天, 《頭條日報》指她利用其星河明居業主委員會主席的特權, 安排屋苑職員為自己助選, 更阻止派報員將相關報章送到屋苑居民手上, 而TVB更「以整個半小時的節目全面追蹤」。

然而在投票當日, 譚香文表示自己有信心獲勝, 皆因發現即使票站比上屆遠了20分鐘路程, 星河明居的投票人數仍跟上屆接近。 她說要多謝《頭條日報》和 TVB, 令星河明居選民更堅決地投她一票, 又指星河明居居民「知識水平高」, 不會盲信媒體報導云云。 譚香文笑言, 自己當了業主委員會主席十多年, 如果指控真的存在, 政府早就找了她的麻煩。

 

 

 

圍標? 駛乜驚呀?

 

譚香文對自己業委會主席的身分頗感自豪, 在專訪中不斷重申自己的會計師、 稅務專家專業如何為星河明居確立制度, 為居民大慳荷包; 例如, 管理費水平長期維持在每呎少於1.8元的水平, 而現時一般豪宅的管理費已高達每呎3.6至4元。

本報認為譚香文防止工程「圍標」的制度值得一提。 她稱, 星河明居沒有法團, 只有業主委員會, 但業委會沒有動用屋苑款項之權; 代表業主簽支票、 出數的是管理公司。 按照這套制度, 管理公司負責管理和更新手上的「候選工程承辦商名單」, 確保有關公司具有一定水平, 從不假手顧問公司安排招標事宜。

另外, 工程根據其「所涉金額」, 亦須遵從一定的啟動前程序; 例如金額不超過五千元的, 可根據候選名單邀請一、 兩間公司進行報價, 超過一萬元的, 則須多選一、 兩間; 至於工程金額多達數十萬或以上者, 除了須請名單上所有公司提供報價, 管理公司更須代表屋苑刊登報章廣告作公開招標。 這樣, 管理公司須按一定流程, 親自致電邀請報價, 雖較費時但能杜絕圍標。 此外, 公開招標也可吸引其他具競爭力的承辦商加入名單, 進一步豐富居民的選擇。

至於如何確保「候選名單」內的公司維持水準, 譚香文回顧稱, 星河明居由會德豐興建, 其轄下的「夏利民公司」負責管理, 管有一冊「候選工程承辦公司」名單。 她覺得或許「以前的地產商沒有現在般賺到盡」, 業主一般相信名單內的公司具有一定質素。 之後夏利民離場, 由另一家與地產商關係較少的「置邦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接手, 並全盤接收「夏利民」留下的候選名單, 譚香文相信仍能較有效杜絕圍標行為。 當然, 譚香文提醒, 人的因素也很重要, 雖然由她這樣精於會計和稅務的人士出任主席, 但聖持缺席所有批准屋苑工程的投票, 以免利益衝突。

《線報》記者希望她給業主一點「小貼士」。 譚香文告訴讀者, 業主不應放任法團或委員會, 否則就會有人乘虛而入。 她舉例, 不少工程公司不惜買下單位, 獲業主身份, 成為法團成員左右大局, 被稱為「維修老鼠」。

至於為何「圍標」等行為如今極之猖獗, 譚香文稱政府也要負上責任。 她指, 自從民政事務處放手屋苑事宜以來, 屋苑各自成立業主立案法團, 法團被賦予動用屋苑款項的權力, 權力極大, 甚至可以用屋苑名義、 動用資金對個別業主或團體提出法律控訴。 本報認為, 權力如此之大, 如有人藉此控制法團並謀求私利, 絶不稀奇。

 

譚香文: 前綫還是很有用的

 

記者又邀譚香文澄清一些有關其政治聯繁的疑問。 本年5月, 《蘋果日報》指她已無黨無派, 但記者留意到譚香文最新的小巴廣告上, 「前綫」的標誌仍然非常顯眼。 她解釋, 人民力量是一個選舉聯盟而非政黨, 她自己本屬前線, 前綫也是人力這個聯盟的一員。 上屆立法會選舉, 陳志全就以前綫成員身分, 代表人民力量出選新界東。

譚香文透露, 她長期經營九龍東, 而人力又打算派人出選該區, 加上她未言明的其他原因, 她當時心灰意冷, 除了人力, 連政壇也想一併退出。 在《蘋果》有關報道刊出當日, 譚香文承認自己同時離開前綫, 決定「單打獨鬥」, 即使前綫已非人力成員。 然而, 譚香文向本報承認, 她後來改變主意, 一方面前綫主席甄燊港主動挽留, 另一方面她感到: 既然大量「缺乏地區工作經驗」的人士紛紛空降, 而她既有地區經驗, 政治立場又堅定, 何不當仁不讓? 故她明言, 將「積極考慮」競逐立法會九龍東議席。

說起選舉, 她批評民主派「碎片化、 不團結、 為了個人利益」, 不利民主化步伐。 她覺得, 公民黨雖有政治立場和專業色彩, 但是地區工作不夠; 民主黨雖有地區工作成績, 但是好些人物的政治色彩不明顯。 至於前綫, 在她眼中仍是一個有影響力的政黨, 過去李卓人和劉慧卿等政治明星確立了制度, 使之不僅是個「壓力團體」。

談到如今不少年青人熱衷參與選舉, 譚香文認為, 現時香港正處於「樽頸位」, 政治老人退下, 年青人則缺乏經驗。 然而, 她相信年青人的幹勁, 更認為自己的經驗可以帶領他們。 譚香文稱若成功取得立法會議席, 將建立青年團隊物色繼任人, 皆因她指, 自己總有一天會退下來。tamm - 複製

回應

個回應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