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香文:社會上對制度開始失望,極可能是「革命」之前奏

日常生活輪候服務,您我都會排隊。先到者排前面,後來者跟隨在後,這是天公地道、你我都會尊重的現代社會不成文潛規則;但如果突然有人亂插進隊內,又無人能夠阻止或其付上代價,以後就沒有人會再排隊了,畢竟還會再排隊的都會被視為「蠢蛋」。

「排隊」一事,雖然沒有明文法律規定,卻造就了社會公平讓每個人獲得使用服務之機會,是現代文明社會得以正常運作「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在經過DQ案、新界東北案、學聯三子案後,許多人已懷疑一些香港既有的政治上潛規則是否已經失效了。以往立法會之功能組別嚴重扭曲選民意願,不過統治者對選舉結果還是會認許;而一些泛民派或較激進政治人物在議會內無疑對政府起了疏導民怨的潤滑作用,司法系統也能修正一些政府偏差,這些無需宣之於口的政治潛規則,促成回歸後十多年的相對穩定局面。

但政府利用DQ案竄改選舉結果,之後更利用刑期覆核,以法律手段阻止可能參與補選或機會極大參加下屆立會選舉的青年人進入議會,這是政治上愚蠢的。當年號稱「激進」的長毛進了議會後,已越來越溫文,許多市民心中也因為議會內有激進議員而對社會不至絕望。現在DQ案把六名議員都趕出議會了,更阻止了許多年青人進入議會之路,這班人被迫留在民間,公訴權力開始濫訴,司法系統則似是為行政機構「背書」,當社會上大部份人覺得原有制度已不能保護或似是而非的保護後,那可能就是「革命」的開始。

今年是六七暴動五十年,當年港英成功平息了左派暴動,英國更從外交上知悉北京無意收回香港,實際上港英可以為所欲為,但英明的港英政府卻進行種種社會政治改革,不斷吸納民間意見領袖,在制度上宣洩民間不滿,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政治潛規則,創造了往後三十年的繁榮穩定。

在政治上的表明「開明」,並沒有削弱港英的管治力量,港督仍然是一言堂,但形象卻非常好,可是今天政府卻不斷為自己制造「動亂」的環境,處處扇風點火,看似管治,實為反管治。縱觀古今中外,如此愚笨的管治階層恐怕只此一家。
活在今日香港,夫復何言?

回應

個回應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