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香文:一地兩檢通過,反拉布惡法出台 抗爭成果化為污有,民主運動何去何從?

是日立法會通過「一地兩檢」議案,儘管議案無約束力,但已足夠政府作為呈請人大常委批准確認時宣稱有議會民意支持的說辭,一國兩制和《基本法》保障的自治權力從此蕩然無存,社交網絡一遍哀嚎「香港已死」。然而按照本人之見,現在就為香港宣佈釘蓋,恐怕未免太早,因為好戲在後頭,接下來隨之而來的就是修改議事規則杜絕「拉布」的議案。

在泛民六名議員遭取消資格、直選議席不再過半的情況下,反拉布議案獲得通過絕非難事,拉布從此成為絕響,香港議會正式完成人大化,黨中央落實「牢牢掌握香港全面管治權」,早在今日就驚呼香港已死的,到時恐怕就要欲說還休,「說道天涼好個秋」了。

過往多年,泛民激進派常以「拉布」宣示激進,鞏固其激進派支持,起初只是針對重大不義議案,新聞媒體也會報道,後來發展至不論議案應該支持與否都一律拉布,無法爭取到媒體曝光之餘,亦導致公眾對拉布行為愈見反感,這無疑是變相提供了民意支持予建制陣營杜絕僅餘拉布權力,反拉布議案通過,香港民主派就再也無從反抗。回歸一直以來,泛民主派一直表現團結,但自從激進派冒起,以至梁遊宣誓時「玩嘢」宣示激進闖出大禍,使得中央有理據去釋法治港,其後又有另外四名議員遭取消資格,非建制陣營總共痛失六個議席,都令民主運動議席和民心一一盡失。

如今之勢,任何建制議案都可以鐵定有足夠票數通過無誤,香港民主運動多年成果經已化為污有,激進派再無市民支持;面對更多惡法將會陸續出台,泛民再也沒有抵制空間;導至這種下場到底責任誰屬,恐怕已經毋須多說。至於日後非建制派應該採取怎樣的抗爭路線,以及香港民主前途會否還有希望,這還得看泛民各方上下能否正視當前局面,團結一致痛定思痛了!

回應

個回應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