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玩陰謀,已到了陽謀層面了!

雖然一國兩制已「走樣變形」不過在現時機制與媒體監察下,政府公然在選舉中造票應還不敢,但以「合法手段」改變選舉結果是絕對可行。

聖誕節前夕,當大家準備Happy之際,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陳帥夫,在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召開特別會議上,推銷縮短選舉投票時段。」了解選舉投票模式的人,都知道政府又在為建制派制造合適的選舉環境,無論區議會或立法會選舉,建制派動員性與機動性,對每區敵我票源分布的了解,泛民是望塵莫及的,反觀泛民支持者則各自為戰,基本上是亂作一團,因沒有糸統性配票,泛民選民一般是尾段時間才投票的!

據全真社取得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2012年及2016年立法會選舉票站調查數據,進行分析後發現,非建制支持者投票比例愈夜愈高,在最後一小時,非建制與建制支持者的投票比率是64:36,從這數據看最尾一小時是泛民天下,但政府卻見議把這一小時投票時間砍掉,這已經不是陰謀而是「陽謀」了!

過去無論地理選舉與立法會直選,如一對一泛民派都佔優勢,但政府卻不斷改變遊戲方式,迎合建制需要,如把單議席制改成比例代表制,讓建制派以少數票進入議會,還有在區議會選舉中重劃選區,改變投票站的位置等。
如今屆區議會選舉,我的選區有兩個票站,一個的投票紀錄對手佔優,另一個則本人取勝,但選管會卻把我支持者高的票站搬走,由五分鐘腳程的地方,改到步行三十分鐘,且有斜坡的地點,對手佔優票站維持不變。

這種技倆首不是個別例子,如對上屆區選翠屏選區,資深區議員林家強敗於建制的九龍社團聯會的馮美雲,因為選舉事務處卻在2011年改劃選區,把原屬林家強服務十多年的的翠桉樓、翠柏樓、翠樟樓、翠柳樓、翠梓樓和翠屏南的展亮技能發展中心的一帶劃入觀塘中心選區,其餘合併成為翠屏選區,令林家強留守翠屏選區,或轉戰觀塘中心選區,票源都消失了一半,結果在翠屏區,林家強以2805票不敵得馮美雲的3067票失去議席。

另一位東區資深區議員杜本文,由1982年起已擔任區議員,區內勢力根深,上屆選管會把愛蝶灣劃入此區,令原有選民基礎沖淡,但杜本文仍能連任,但今屆選管會再次「出招」,再把杜本文的服務區,在東大街4座大廈的238名選民剔除,結果令他以114票負於對手,建制派愛蝶灣業委會主席林其東。現在只不過把陽謀提升到立法會層面吧,想公然DQ比例64的泛民選民,不過建制派也很可憐,每次選舉不靠功能組別,不靠改遊戲規則,都給泛民比下去,最近要靠DQ案,強行竄改選舉結果,把六名泛民議員拉下馬,才能在立法會分組點票中佔優,現在政府還想剔走泛民選民幫到底,哎喲!你們建制派能爭氣些嗎?

回應

個回應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