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香文:同志平權與同志「特權」!

(原刊於Facebook)

近日有一宗公務員男同志同政府打官司,要求在外國已結婚之配偶享有公務員夫婦福利,在高院獲勝訴,但政府在上訴庭上訴成功,這宗案件在社會上引起了同志平權運動與傳統保守派的唇槍舌劍,作為平機會的前委員,也想談談我的看法!

首先在高等法院判決原訟人勝訴時,並沒有確立同志婚姻在香港的合法性,只是指出公務員配偶福利早已存在,該同志因配偶是同性,故不能獲得福利,所以判決原訟人獲勝,因原訟人並沒有獲得任何超過法律的特權。

但昨日上訴庭卻推翻了原訟庭判決,上訴庭法官指出,本港法例定義的婚姻僅為異性之間,《基本法》所保障的婚姻權利不包括同性婚姻,三位大法官所指的是《基本法》第三十七條,該條內容是:「香港居民的婚姻自由和自願生育的權利受法律保護。」明顯三位大法官認為,《基本法》中所指「婚姻」的定義是指一男一女的婚姻,所有基於婚姻關係衍生的夫婦權利,都是基於這種婚姻模式,但如果這個闡釋被確立,則日後同志平權運動將會大受打擊,有反對同性婚姻政治人物認為,近年有人以司法覆核的方式企圖合理化同性婚姻,但上訴庭已指出《基本法》婚姻是異性戀,證明同性婚姻是不合法。

同志團體則批評上訴庭作出了非常狹窄法律解釋,不過如照《基本法》訂立時的立法原意,三位大法官的理解並無錯誤,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製定的《基本法》中婚姻定義,當然是一男一女,這毋需質疑,只不過能否與時並進呢?還有同志要的是平權並不是要「特權」,社會上能否寬容一些呢?

回應

個回應

追蹤我們